您當前位置:中共通化市委黨校 >> 通化紅色教育 >> 抗聯講堂 >> 瀏覽文章

斷橋殲敵:重創日本守備隊的一次戰斗

時間:2018年04月27日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踏查紅色印記,我們來到柳河縣三源浦鎮郝家村的一塊農田。

在這塊農田里,立著一塊石碑底座,石碑主體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被毀。石碑是小日本為戰死的日本兵立的紀念碑,歷史上日軍稱之為“忠魂碑”。石碑底座為雙底座,四棱臺,下底座邊長2.4米,上底座邊長1.35米,座高1.7米,上部邊長0.95米。這個石碑底座作為侵華日軍所遺留下的侵略罪證,對愛國主義教育及黨員干部的黨性教育具有重要意義。
斷橋殲敵:重創日本守備隊的一次戰斗
                                                                         日軍侵華罪證之一——“忠魂”碑

    距離石碑底座不遠處,有一條日偽時期的老公路,這條路,當年是柳河到通化唯一的一條公路,也是柳河與通化之間的交通要道,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公路上一座橋,當年叫做四道溝大橋。這座橋被日本守備隊當成了眼珠子,唯恐被毀,除了命令四道溝警察分隊日夜把守,還派了自衛隊協助守橋。隨著時光流逝,老公路已經退變成一條鄉間小路,橋也在,但已經不是當年的木頭橋。
斷橋殲敵:重創日本守備隊的一次戰斗
                                                                             向導金尚均講述四道溝大橋的歷史

 

今天我們還原的便是發生在這里的“斷橋殲敵”的故事。

日軍侵占柳河重鎮三源浦后,為了加強對人民的法西斯統治,在這里除了駐有偽軍外,還長期駐扎著日本守備隊。他們終日不是出去掃蕩,就是以“反滿抗日”等罪名逮捕殺害無辜的中國人民。人民群眾對他們恨之入骨,渴望早一天把侵略者和漢奸走狗消滅掉。

1934年9月23日,晚上,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后方指揮部里,政治部主任高國忠和戰士們正在制定一個方案——斷橋殲敵,目的是一方面給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擊,長一長中國人的志氣,一方面擴大抗日隊伍的影響,順便截獲點槍支彈藥補充器械的不足。

第二天,艷陽高照。少年連連長李明翰和小偵查員鄧馬官,裝扮成趕路的小哥倆,背著背簍,從橋南走向橋北的崗哨。走近崗哨時,鄧馬官故意拿著一個大鴨梨逗“哥哥”李明翰。兩個警察正口渴,看見鴨梨,頓時垂涎三尺,喝問道:“小兔崽子,還有沒有了,給老子解解渴!”鄧馬官放下背簍摸索半天,突然掏出槍喝道:“不許動!給你個鐵鴨梨你敢要不!”此時,李明翰早已掏出了駁殼槍:“舉起手來!動一動就打死你!”李明翰一揮手,從后面草叢里鉆出兩個隊員,把兩個警察和一個自衛隊隊員捆了起來。

一軍政治部主任高國忠是這次殲敵行動的總指揮,他帶領了一個獨立排和一部分少年連戰士,共計十幾個人。按照分工,少年連小戰士欒占奎事先埋伏到郝家街村外打谷場,負責點火,鄧馬官接應。其他戰士埋伏到公路橋下。戰士李成明帶幾個人下到橋底將木橋樁子鋸掉后又重新偽裝好,不讓橋馬上塌下來。做好這些,戰士們迅速撤離,埋伏到公路兩側。

一切準備就緒,高國忠摘下帽子向不遠處的打谷場揮動三下,欒占奎和鄧馬官將草垛點燃。剎那間,濃煙沖天而起,火舌舔著高空。四道溝警察分所首先發現火光,立即用電話向三源浦日本守備隊報告。日本守備隊立即由伍長帶領18人,跳上汽車,一路鳴槍,殺氣騰騰向郝家街而來。當日本守備隊的汽車爬上橋時,只聽“咔嚓”一聲巨響,頃刻間,橋塌車翻,連人帶車一起掉進河里。戰士們從公路兩側沖殺出來,隨著槍聲,敵人一個個倒在水里,18名日軍被擊斃12人,其余被俘虜。戰斗前后用了不到十分鐘。本著“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宗旨,高國忠讓李明翰放了三個崗哨。

當日本守備隊的第二輛汽車開來增援時,我們的戰士已經帶著繳獲的槍支和俘虜撤走了。他們只好把12具尸體扔上汽車拉回三源浦。

這次行動,日軍損失慘重,日本守備隊隊長松山萬分惱火,認定警察里出了內奸,將“謊報軍情”的電話員于海全、大橋當班警察郝長清,和警察分隊隊長李東賓、自衛隊隊長衣兆祥,連同三源浦的警察署長都帶到日本守備隊進行調查。最先遭殃的是電話員于海全,百口難辯,被日軍一通亂刀砍死喂了狼狗。當班的警察郝長清嫌疑最大,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一通折騰之后,也被喂了狼狗。警察署長嚇得喝了鴉片“畏罪自殺”。日本守備隊長松山考慮到“群龍無首”,暫時放了李東賓和衣兆祥。

二人在回家的路上預感形勢不妙,悄悄商定去尋找抗聯游擊隊。通過地下黨員崔云平,李東賓和衣兆祥率警察分所和自衛隊一行50余人投奔抗聯。

斷橋殲敵這場戰斗,抗聯部隊收獲頗豐。楊靖宇將軍聽到消息后,專門從磐石趕來,接見了起義人員。50多名起義人員被編入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教導團第三連,李東賓任連長,衣兆祥因為有文化,被安排到師政治部擔任宣傳干事。從此,他們在楊靖宇、王仁齋領導下,成為抗日武裝的新生力量,和鬼子漢奸進行了不屈不撓的斗爭。

“斷橋殲敵”行動使日寇損失慘重,不僅死了12個日軍,丟了兩挺機槍,十支步槍和一些彈藥,更重要的是李東賓和衣兆祥帶走了全部隊伍。松山大隊長捶胸頓足,氣急敗壞也沒有用,只好在橋的不遠處筑一石碑,以示對“效忠天皇”戰死士兵的紀念。

 

歷史的時空有時很奇怪,一個本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卻能歷經歲月風塵,長久地矗立在大自然當中,任由風吹日曬,如我們眼前的這個水泥碑座。如果我們忘記了那段血雨腥風的歷史,它就是一塊毫無用處、且占用了良田的鋼筋水泥疙瘩;但是,這并不是一塊普通的水泥疙瘩,它以物證的方式存在,即使那個卑劣的國家篡改歷史教科書,并以種種行徑掩蓋其戰爭罪行,這些侵略物證是無法抹殺的。

(作者:佚名 編輯:hsjy)
文章熱詞:
qq分分彩计划在线 陕西快乐10分投注 福建22选5开奖规则 湖北30选5牛彩 喜乐喜乐彩玩法 江西11选5 前三组选 一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3和值走势图表 股票只跌不涨会怎么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四不像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江苏快三推荐号码专家预测 百度l双色球开奖结果 北京快3开奖最快软件 时时彩最快开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 无锡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