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中共通化市委黨校 >> 數字圖書館 >> 書韻飄香 >> 瀏覽文章

領略偉人風采 感受詩詞魅力

時間:2017年03月30日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讀《毛澤東詩詞鑒賞》



業務指導處      初小敏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一段時間來自己特別喜歡的一本書《毛澤東詩詞賞析》,此書為中華書局出版,注釋比較精準,按照時間收錄了毛澤東主席的詩詞共50余首。本次讀書報告,我將重點和大家分享自己讀毛澤東詩詞的收獲,一家之言,不足之處,懇請各位領導、各位老師批評指正。      

毛澤東不僅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杰出的政治領袖、用兵如神的軍事統帥,更是用詩詞譜寫歷史腳步聲的高手。他的詩詞真實而又藝術地記錄了中國革命偉大斗爭的歷史,是學習黨史、加強黨性修養的鮮活教材。學習這本教材,我對一代偉人有了更加深刻的認知和理解。毛主席的詩詞生涯貫穿其一生六七十年,從年少《詠蛙》中的“春來我不先張口,哪個蛙兒敢做聲”到197582歲《賀新郎.改張元干詞悼董必武》中的“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間易老悲難訴”,詩詞記錄了毛主席思想與心境的變化軌跡。我的匯報,就以時間為線,以讀毛主席不同人生階段的幾首代表性詩詞為重點,向大家做具體的匯報。

    一、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理想信念的樹立,為革命的重大犧牲、湘楚文化的深深滋養)

《虞美人.枕上》:這首詞最早發表于1989年的《湖南廣播電視報》,當時該報發表的原文是:

  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

    夜長天色總難明,無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曉來百念皆灰燼,倦極身無恁。

   一鉤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

五年之后,《人民日報》又正式將此詞發表。這是經過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校訂過的稿子,全文如下:

  《虞美人·枕上》 一九二一年

  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夜長天色總難明,寂寞披衣起坐數寒星;

  曉來百念都灰燼,剩有離人影。一鉤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

兩稿相較,除了下闋的“剩有離人影”一句的修改外,其它如“無奈披衣”與“寂寞披衣”;“皆”與“都”兩處的改動,并無太大差別。重要的倒是確定了此詞的寫作時間為“一九二一年”,后來正式編入《毛澤東詩詞集》(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的就是此稿。

于是,彭明道推斷,這首《虞美人·枕上》不是贈給楊開慧的,也不是作于1921年,而是作于1910年,還說這首詞恐怕與毛主席的第一次婚姻有關,“離人”者,毛澤東之元配羅氏也。彭援引了大量例證:

1957年初《詩刊》創刊號發表了毛主席《舊體詩詞十八首》之后不久,主席的一位戰友的遺孀李淑一,一位在詩詞上很有造詣的女教師,也是楊開慧的生前好友,在讀過毛主席這些大氣磅礴的詩篇之后,不禁感慨萬千。她想起了1932年在洪湖戰斗中犧牲的丈夫,想起了自己當年思念丈夫時寫下的一首《菩薩蠻》:“蘭閨寂寞翻身早,醒來觸動離愁了……”由此,她又想起了昔年在開慧那里看到(或聽到)過的一首詞。歲月悠悠,她只依稀地記得開頭兩句:“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1958年,這位飽學的女教師想到這些,仍然激動得不能自已。于是她寫信給毛主席,一為敘舊,將自己的舊作寄給領袖一閱;二則想請主席將那首詞寫給她,作個紀念。毛主席不忘舊友,親自給她回了信,并寫了后來膾炙人口的那首《蝶戀花·答李淑一》贈她,留下了詩壇一段佳話。

為什么李淑一點到的一首現成的“堆來枕上愁何狀……”不寫,而另寫一首《蝶戀花》“我失驕楊君失柳”回贈故人?詩人毛澤東的內心世界,當時大概沒有人去仔細揣摩,也無從揣摩。但隱約之間看得到的,毛澤東似有兩層深意。一是對李淑一和她的丈夫的懷念和尊敬:“大作讀畢,感慨系之”;二是他明白無誤地說了一句:“開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寫了吧!”

這里的第一層意思,幾乎所有的讀者都是體味得到的。而毛主席的另一層面的心語,又幾乎是所有的讀者和注家都忽略了。“開慧所述那首”有什么“不好”呢?數十年后,毛澤東有什么理由認為自己在熱戀中或新婚后寫下的這首詞,有什么“不好”呢?他為什么婉拒了李淑一的這一請求,另作新詞相贈?既然“不好”,為什么老人家在垂暮之年,又如此鄭重地將它抄寫下來,交給身邊的人保存呢?

就字面的常理而論,夫妻或情侶分別,可稱“離人”。古人詩詞中,大抵作者在第三人稱的位置上去描寫時,他和她都是“離人”。如果作者用的是第一人稱,寫自己對愛人的思念之情,“離人”指的就只能是遠離自己的親人。1921年毛楊幾次小別,都是毛澤東離家外出,楊開慧守在清水塘家中。深諳詩詞煉句煉字之功的毛潤之,怎么會顛倒錯亂,自己外出卻又將家中的嬌妻稱為“離人”呢?這里有個“坐標”,就是“家”。“我”在“家”,離“我”而去的親人,才稱為“離人”。而絕不可能是相反。而且,詞的下闋,“曉來百念皆灰燼,剩有離人影”。這顯然不是開慧的倩影,這是一個逝去了的身影。

初讀《虞美人·枕上》,確乎似有“相思”的意味。但仔細琢磨一下,就會發現,詞中蘊含的那種懷念與無奈,冥思與怨艾,痛切與希冀,回首與前瞻,真是“剪不斷,理還亂”。詞的內涵,要比“相思”豐富得多,復雜得多。這首詞,恐怕與毛澤東的第一次婚姻有關。“離人”者,元配羅氏也。寫這首詞的時候,羅氏大概剛去世不久。所以,與其說《虞美人·枕上》是“相思之作”,倒不如說它是“自哀之作”更為確切。為什么?因為這首《虞美人·枕上》,既非贈開慧之作,也不是作于1921年而是作于1910年。

19102月,經過努力,得到母親支持的毛澤東,正準備告別家園,去湘鄉求學之前,體弱的羅氏,不幸患了細菌性痢疾,病情十分嚴重,盡管毛家多方求醫治療,但也沒能挽救回她年輕的生命。芳齡只有21歲的羅小姐,于211(大年初二)病逝了。一朵本該芳香明麗的鮮花過早凋零了,似曇花一現,沒有歡娛,沒有愛情,做了封建婚姻的無謂犧牲品。據說,毛澤東在羅一秀去世時,心情很悲痛,寫下了《虞美人.枕上》一詞。    

彭明道對這首詞做了一些解釋:“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不止是相思之苦,也不止是懷念亡妻的愁苦,這是一個有志少年在人生道路選擇的關鍵時刻發自內心深處的痛苦。只有這樣事關一生命運的大事,才能使青少年毛澤東心潮起伏,直如倒海翻江。“夜長天色總難明,寂寞披衣起坐數寒星”。這是一種無可名狀的無奈。愁苦和煩惱使他失眠了。愈是睡不著,便愈覺長夜難明。睡不著,披衣起坐,但是,何以排解內心的寂寞和苦痛呢?滿天繁星,哪一顆能為我指點迷津?哪一顆能照亮我的前程?通宵的冥思苦想,徹夜的心緒翻騰,答案在哪里?十七歲的少年,難免要“萬念俱灰”了。這時,一個遠去了的、模糊而又熟悉的身影,忽然飄在他的眼前。如果她還活著,也許可以向她訴說一點什么。可是,現在她已經離他遠去。他還能說些什么?向誰說去?真是“欲說還休”啊!此時,寒星漸隱,殘月西沉,一個孤獨的少年,一個孤獨的男人,在人生的烈火里煎熬,在翻滾的心海里徘徊,他,怎能不潸然淚下?

鶴齡駁彭明道說,彭明道除“集十數年之力”打造了一篇《毛澤東的〈賀新郎•別友〉是贈給誰的》大作,論證此詞不是寫給楊開慧的外,還有一篇大作《毛澤東的“枕上”“離人”究竟是誰 ——〈虞美人•枕上〉探幽 》,不知是集多少年之力打造出來的,此篇論證《虞美人》詞也不是毛主席寫給楊開慧的。幸而毛主席只給楊開慧寫了三首詞,再多寫幾首的話,我估計很可能就會把這位彭明道先生論死累死的。試想,他能有幾個“十數年之力”可以“集”的呢!

駁的真好!彭說《虞美人·枕上》,既非贈開慧之作,也不是作于1921年,而是作于1910年,“離人”者,毛之元配羅氏也。純屬子虛烏有和無稽之談。試想,毛澤東與羅氏的婚姻根本就是父母包辦的封建婚姻,他本人就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他與羅氏根本就無感情可言,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近三年,都沒有碰羅氏一下。主席后來也說,他根本不承認和羅氏的婚姻,甚至說他就沒有真正和羅氏生活過。那么,怎么可能寫《虞美人·枕上》這么情真意切、凄婉纏綿的詞給她呢?何況這首詞作于1921年,其時,毛主席與楊正處在新婚后不久,就算是寫于1910年,也不可能是寫給羅氏的。至于彭用詞風和坐標等來論證,就更莫名其妙了,想要證明《虞美人·枕上》中的離人是羅氏,顯得多么牽強啊!

事實上,毛主席與楊開慧二人是1920年冬在長沙結婚的,1921年,正是兩人新婚燕爾之際,恩愛、甜蜜、舒心、浪漫、充實、幸福自不必說。其時楊開慧已經懷孕,毛澤東要外出考察,把已經懷孕妻子留在家中,他當然有些不舍。

這首詞上闋寫惜別之愁。一個“堆”字,形象地表現了愁悶之多;一句“愁何狀”的設問,自然引出“江海翻波浪”。因愁悶而失眠,更感長夜難明,于是只好披衣起坐,仰望夜色蒼穹,寂寞無奈中查數夜空中的寒星。那夜空中的“寒星”正像是離人的眼睛。這里,景與情完美融合,充分顯示出作者寂寞孤獨的情懷。下闋抒傷別之苦。開頭兩句,直抒胸臆,一個“曉”字點出是徹夜未眠。一個“影”字寫出若即若離的別樣之苦,“燼”與“剩”的鮮明對比寫出傷別的深重。輾轉反側,徹夜無眠,捱到破曉,百念俱毀,只有離人的影像浮現眼前,拂也拂不去,喚又喚不來,令人十分的傷痛和無奈。望月思友,見月懷人,明月最能牽動離愁別緒。

抒寫離別,歌詠愛情,在毛澤東的詩詞中是彌足珍貴的。詩貴情,情貴真,沒有感情的詩篇,就等于沒有詩魂,也就失去了打動人心的力量。這首詞在語言方面并沒有過多的藻飾,但句句如感慨之言,發自肺腑,情真意切。這種純真質樸情感,讀后動人心腸,令人難忘。

在毛澤東的詩詞中,有兩首涉及對楊開慧的情感,一是《虞美人 .枕上》,一是《蝶戀花 .答李淑一》,一寫于革命成功之前,一作于革命成功之后;一是訴燕爾新婚的離別之苦,一是敘對亡妻的悼念之情。兩詞對照而讀,使人感懷至深,潸然淚下。

    毛澤東不愧是一代偉人,也不愧是風流才子,他的膽識和他的才華無人能比,真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我非常喜歡毛澤東的詩詞,讀毛主席的詩詞,給人感覺總是境界博大開闊、氣勢恢宏、摧山撼岳,往往是看似不經意的輕描淡寫,卻能展示縱橫萬里的境界,場面闊大恢宏、氣勢磅礴。還有,毛主席對內心情感的抒發,也帶有氣貫長虹的特色,獨特而豐富的情感世界在他的詩詞里描繪得淋漓盡致,感情表達得情真意切,婉約中仍帶有豪放,真是感人肺腑,憾人心魄!

    二、戰地黃花分外香(艱難困苦的戰斗豪情)

    《西江月.井岡山》《清平樂.會昌》(略)

    三、而今邁步從頭越(仁者樂山、大智大勇的革命氣質)

《憶秦娥.婁山關》《七律.長征》《沁園春.雪》

我們應該重視這首《沁園春》的寫作背景。193625日,毛澤東率領紅軍東渡黃河去抗日,在山西黃河邊一個小山村遇到大雪,26日便寫下這首詞。大家別忘了, 1936年底就發生了“西安事變”。也就是說,當時中央紅軍到達陜北不久,可以說立足未穩,人槍不過三、五萬。而1936年上半年,蔣介石部署已畢,張學良的東北軍,楊虎城的西北軍,胡宗南的中央軍,三十萬大軍已兵抵潼關一線,準備往陜北壓過去,對中央紅軍一舉殲之。從這個意義上說,“西安事變”確實改變了中國歷史的進程。

形勢如此嚴峻,紅軍命運危如累卵,但在毛澤東看來似乎勝券在握,胸有成竹。他的自信和底氣究竟在哪里?要我看,只能說是文化。因為他深知,打仗打的不光是人力和武器,最終打的是文化,所以他才在長征路上多次放言要以文房四寶打敗蔣介石國民黨。這決不是一句玩笑話,因為在國民黨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會上,毛主席先后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和國民黨的代理中宣部長,在國民黨里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才子,頗為汪精衛、胡漢民看重。毛主席當時在國民黨里的地位和影響甚至遠遠超過他在早期在中國共產黨里的地位和影響,所以他很清楚他的對手蔣介石們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情形果然如此,時隔十年,羽翼豐滿的毛澤東應蔣介石之邀單刀赴會,前往重慶談判,適逢老友柳亞子索詞,“索句渝州葉正黃”,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啊!毛澤東信筆寫下《沁園春·雪》相贈。這是純粹的個人行為,詩友唱和嘛,不需要經過政治局,也不需要五大書記討論,但它卻像中國共產黨的勝利預言,在19451114的《新民報晚刊》上一經發表,立刻轟動了重慶,轟動了國統區。按照我的說法,第一,它橫掃二十世紀中國詞壇,這首詞一出,別的就沒有啦;第二,它粉粹了國民黨對朱德、毛澤東,對紅軍的妖魔化。國民黨操縱的媒體長期宣傳共匪共產共妻,殺人放火,甚至在茅臺酒池子里面洗腳……那么人們就要問了,一個土匪能寫出如此大氣磅礴、風流倜儻的詞來嗎?別說土匪了,你蔣委員長能寫得出來嗎?

打死蔣委員長也寫不出來,而且確實讓他看傻了眼。他首先是不敢相信這是毛澤東寫的,他問他的侍從室主任、大秘、文膽陳布雷,毛澤東能寫出這個詞來嗎?是不是毛澤東自己寫的?陳布雷說,據我了解,毛澤東這個人對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古典詩詞造詣很深,我看像是他寫的。蔣介石更加氣急敗壞,對毛主席的“野心”心有余悸,對毛主席的才氣妒火中燒。說,咱們能不能弄一點詞,跟他和一和,把他這首詞給滅了?陳布雷領命而去,把重慶一流的詩人作家教授都叫來,開會布置任務,連夜加班加點寫。寫出一大堆來,送給蔣介石看,蔣介石越看越搖頭,實在沒法跟毛澤東比啊!也就是說,舉全國之力,就弄不出這樣的一首詞來。你說這首《沁園春》有多大的威力吧!這不是多少個軍所能比得了的。而且,由于這首詞,征服了整個國統區無數的文化人、知識分子。如果這個時候讓大家在毛澤東和蔣介石之間做個選擇的話,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中國傳統文化選擇帝王的最高標準,就是君師合一,毛澤東集帝王氣和風流氣于一身,就是最理想的領袖了。大家可以回憶回憶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和蔣介石的照片,蔣介石常常是戎裝筆挺,卻顯得有幾分呆板,毛澤東雖然衣著平平,略顯土氣,但神態自若,是真名士自風流,惟大英雄能本色,有一股掩飾不住的大氣和安詳。二人并立,蔣介石倒有點像毛澤東的侍從。要說重慶談判的收獲,有一半要歸功于《沁園春·雪》。

四、敢教日月換新天(正義事業必將勝利)

    《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略)

    五、亂云飛渡仍從容(共產黨人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廣闊胸襟)

《卜算子.詠梅》(略)

光陰荏苒,歲月如流。今年是毛澤東逝世40周年,他是被世人譽為“一個詩人贏得了一個新中國”的東方巨人。歷史發展的進程也再一次證明了毛澤東詩詞的論斷: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風流人物就是戰斗在各自崗位和事業中的普通黨員。長風破浪會有時,我們比歷史上的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也比歷史上的任何時期都更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我們有這樣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最后,我們用兩首沁園春中的詩句組成一幅對聯來結束今天的讀書匯報交流——“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作者:佚名 編輯:tsg)
文章熱詞: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書韻飄香 快樂共享

qq分分彩计划在线 今日上市股票 15选5任7技巧 安徽11选5前三直遗漏 同花顺股票指数怎么看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 深圳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售 股票涨跌点怎么看 步步盈配资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河南快3预测号码推荐 河南22选五开什么号 公司如何发行股票 天天三分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软件下载官方 江苏快3开奖走势图